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牛市终结预警升温
发布时间:2018-10-28 09:41 来源:未知
不过综合美股当前估值、美联储加息、中美贸易摩擦等内外因素的扰动,市场上对美股牛市终结的担忧声音逐渐增多。
或许,美股距离熊市只有21个月的时间?美银美林量化分析团队在其最新研报中如是说。其根据是,在美银美林的19个美股熊市指标中,今年1月份触发了11个,2月初全球股市剧烈动荡接踵而至,5月第13个指标被触发,如今10月初美股大跌令第14个指标也被激活。已经拉响警报的指标包括美联储利率高于0.75%(现2%-2.25%)、标普500近24个月回报率大于30%(现36%),标普评级B以下公司平均表现超越评级B+以上的公司等。当前有74%的指标被触发,而据美银美林统计,1959年以来美股每一次见顶都伴随着80%以上的触发水平。
根据历史经验,美债期限利差倒挂及油铜比见底回升时点,往往领先或同步于美股见顶时点。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赵伟认为,美债期限利差和油铜比等领先指标,或预示美股前景不宜乐观。目前,美债期限利差已收窄至30bp左右,油铜比也从历史低位大幅反弹。回溯本轮美股牛市,无论是涨幅(293%)、还是持续时间(115个月),均已接近历轮牛市的峰值水平。
美股主要指数估值均位于历史高位。标普500和纳指TTM-PE估值高于2010年以来历史均值+1倍标准差,Shiller-PE(席勒PE)中枢已升至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期间的水平。广发证券策略分析师廖凌表示,高估值仍是困扰美股的核心矛盾之一。中期内美股高估值将面临两大掣肘。掣肘之一在于通胀的隐忧,美国“顺周期”的经济政策、原油价格、工资增长带来通胀压力;掣肘之二在于美债收益率存在上行压力,若升至利率“阀值”附近,将对估值产生压制。
美股十年牛市的助推手之一,美企通过举债、利用海外汇回利润等回购股票。2011年至2017年,股票回购对美股总涨幅贡献达33%,超过净利润贡献21%。赵伟认为,随着美国企业利润增速见顶回落、减税效应衰减后海外利润回流放缓,以及美联储加息等压制债券融资,警惕股票回购下降引发美股回调风险。回溯历史,美股见顶均发生在美国经济周期尾端和美联储加息后高利率环境中。
上市公司借钱回购自己的股票了,买股票涨,涨完接着再买股票,股市的财富效应不断放大。但累计的债务却不断上涨,以至于私人、企业、政府全部站在债务的“地雷”上。张超给出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美国家庭债务与GDP的比率是78.7%,远高于1952到2017年57.8%的平均比率。如果将非金融公司、家庭和非营利机构的债务加起来的话,截至2017年底,美国私人债务与GDP之比是202.8%,已经接近2008年次贷危机高峰期的213.5%。截至2018年9月,美国联邦公债与 GDP的比率是105.4%,公债总额是21.5万亿美元。
如果美股大幅调整,全球各类资产将如何表现?刘刚梳理1929年以来美股标普500指数最大回撤幅度超过10%的二十多次主要回调发现,如果美股市场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全球风险资产特别是资金面开放的部分新兴市场都可能会因为风险偏好的恶化而受到波及。因此,此时单纯在不同市场之间轮动可能无法起到很好的避险效果;相比之下,黄金、日元、国债等传统的避险资产在对冲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可能会更为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