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
泡沫挤出的过程是否资源优化配置的过程?
发布时间:2018-09-22 14:14 来源:未知
  近日,SEC再次拒绝ProShares、Direxion及GraniteShares提出的9起比特币ETF方案。SEC认为,这无关比特币或区块链技术是否具有普遍性、实用性或是否值得创新投资,重点是这些公司未能证明其提案符合《交易法》的要求,尤其是未能证明提案符合防止欺诈和操纵行为的国家政权交易规则。
 
  SEC的担忧不无道理:截至9月7日的前48个小时中,数字货币再次经历一轮暴跌。比特币由接近7400美元跌至6400美元,仅用时15个小时。分析认为,此轮暴跌的主要原因是高盛将暂时搁置开设数字货币交易业务的计划。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明确认定 ICO 活动等为非法集资,人称“9·4事件”。禁令打击了国内加密货币投资者的热情,国际市场却一派繁荣,并于去年末今年初达到最高峰。但之后便步入下坡路,几个月来加密货币持续缩水,市场动荡,“9·4”一周年在熊市中度过。曾经炙手可热的ICO平台以太坊一片低迷,让人心慌,有人将希望寄托于比特币ETF,但SEC态度依然坚决:市场操控问题不解决,ETF无望。币圈和链圈是否到了泡沫破裂的时候?泡沫挤出的过程是否资源优化配置的过程?以太坊的衰落是否正意味着行业逐步趋于成熟?讨论仍在继续。
 
  币市跌跌不休,一些人将希望寄托于比特币ETF,屡败屡战。但也有人认为,应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数字货币的大规模使用上,泡沫破裂未必是坏事。“现在市场分化比较严重,这个时刻大家会更加保守,更关注风险较低的数字资产。也有一些项目在扎扎实实做研发,这是平抑资源价格、优化资源配置的一个过程。”
 
  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2017年末进入“熊市”以来,有关“泡沫”的争论就不时传出。许多人面对跌跌不休的“币市”,将希望寄托于比特币ETF,对比特币ETF“要过”的期待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每一次的否决,都在牵动着币市价格的起伏。
 
  随后有媒体发现,在9月1日整体市场情绪积极的情况下,市场中却突然有人手持1万枚比特币的空头头寸。有质疑认为,除非知道内幕消息,否则此种空仓毫无意义。此后,使用AI技术追踪社交情绪波动的数字货币信号检测团队RoninAI的研究结果显示,该次暴跌大概率存在人为因素。
 
  “救市良方”还是“救命稻草”
 
  早在2013年7月,Winklevoss就曾首次尝试比特币ETF的申请,但被驳回。此后,数家公司在2017年集中进行了比特币ETF的申请,不过绝大部分后来撤回。
 
  自去年12月以来,SEC也已“明里暗里”多次驳回与比特币ETF有关的申请。年初,遭遇SEC约谈后,Direxion曾主动撤回其ETF申请;今年7月,SEC再次拒绝由Winklevoss提出的在BATS BZX交易平台发布ETF的提议。
 
  接下来,SEC将于9月30日决定驳回或批准VanEck SolidX发起的ETF申请。与最近刚被拒绝的一系列锚定比特币期货的ETF不同,VanEck的ETF基于实际的数字货币交易。
 
  比特币价格波动过于剧烈,以及无法有效防范市场操纵和欺诈,造就ETF申请目前 “迟迟无果”的困境:推动者认为ETF的通过有助于解决比特币交易中存在的上述问题,SEC却认为上述问题的改善是ETF获批的前提。
 
  与其说是“救市良方”,ETF更像一根“救命稻草”:在数字货币跌跌不休、横盘已久的情况下,备受部分币圈人士期待。一个例证是,SEC近日驳回一批申请之前,ETF的消息三天两头出现于各类区块链资讯报道之中。包括Fundstrat研究主管Thomas Lee在内的多位比特币“狂热”支持者向投资者给出“比特币将于年底突破1万美元”的参考价格时,均有提及ETF。
 
  来自互联网金融行业、银行业和区块链行业的多位受访者也均在采访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目前种种态势来看,比特币ETF获批的可能性确实正在增大,只是短期来看依然挑战过大。
 
  加拿大投资公司Canaccord曾于上月表示,比特币ETF于2018年获批“极不可能”。该公司研究人员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即使是最有可能获批的ETF也要到2019年才有希望迎来最终决定。
 
  即便获批,ETF或许一时救得了币价,对数字货币应用场景的拓展却可能并无太大益处。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近期表示,人们应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数字货币的大规模使用上,这样才能对数字货币的发展产生长远影响。Netcoins创始人Michael Vogel也表示不认为ETF对比特币长期的成功至关重要。
 
  “币圈”泡沫是否侵蚀“链圈”
 
  近段时间,以太坊价格的“崩溃”也引发了新的担忧:以太坊如今最大使用场景就是发币,其下跌是眼下ICO世界衰退的一个缩影。现有上千种数字货币中,以太坊网络的优势曾是支撑其币价的核心因素。如今“币圈”的泡沫是否正在从多个方面侵蚀着“链圈”?
 
  作为国内最早关注虚拟货币法律问题的人士,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链圈的发展与币圈大概率重合,这从区块链技术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有端倪,该项技术需要激励机制就有了“币”,“币”如何使用就演绎出了“币圈”的概念。
 
  肖飒认为,狭义的“币圈”,单指交易所及上交易所的项目方成员及其联盟等,与此对应,狭义的“链圈”单指只从事区块链技术研发、落地应用的团队及联盟等;广义的“币圈”,指任一代币的发行方及参与其中的人员和组织等,与之对应,广义的“链圈”指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各类人士和组织。
 
  资深区块链研究人士于佳宁认为,“token”(币)是“链”本身的一个技术元素。“不管是有币还是无币的区块链,技术层面都会有token要素。”他说,“有币和无币的差异,并不是token是否存在,而是要不要把它价值化,变成一个明确的价值载体。”例如,在将版权证书、国际大宗贸易提单等过去依赖于“纸”的价值凭证token化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一个实现权益市场定价的过程。
 
  于佳宁认为,价值凝聚于纸这一种载体,严重限制了资产流动性,实际上也没有降低伪造或篡改风险,而区块链技术目的虽是实现从低流动性的“固态资产”向高流动性的“气态资产”转变,但还不够充分。“简单通过技术实现数字化,价值体系还是围绕这张纸,是以固态化资产为出发条件的体系。”他说,“‘剪碎纸’是第一步,token对应的是一套不仅实现资产可拆分、可转让,更可以避免重复质押、双重支付等问题的技术。既增加了流动性,又通过新型定价体系实现新资产形态下的定价机制。”
 
  纸贵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和创新的公司,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宣松涛也指出,单就区块链本身而言,存在多种形态,可以有币也可以无币,都有吻合的应用场景。“比如公有链,如果脱离数字货币、脱离token,它的价值就不会很大,因为无法激励整个公链上的参与者来共同维护这个区块链体系。”他表示,“但如果是政府、企业这种应用场景,则不需要通证体系来施加经济刺激,因为他们本身就会自觉地维护这个区块链网络。”